各国厕所那些事儿:印度要改变“随地大小便” 特大交通事故图片 喜从天降阿sa 塞拉摩的卡尔曼修士 徐爱生组长讲话整理 春秋乐队新专辑 硬件watchdog 100万如何理财投资 k366在线排盘 炎亚纶最新消息 黄金交易网站 “最穿越”副食店62年的变与不变

2020-2-1

  参考消息网12月19日报道日媒称中国正加大力度推进“厕所革命”欧洲致力于普及男女共用的新型厕所日本的温水清洗马桶普及率高度80%印度增建公共厕所且加强厕所的教育。

  欧洲:男女通用的新型厕所正在普及

  据日本〖每日消息〗12月15日报道欧洲总是前卫与流行的发源地但是在厕所的问题上略显保守。1775年英国钟表师亚历山大·卡明对抽水马桶进行改进使之成为商品。自此以后欧洲的洁具就几乎没有再发生变化。

  报道称在欧洲大部分人的想法都是马桶只要能够满足基本需求就可以了不需要像厨房那样花大钱追求舒适度。而且与日本相比欧洲城市租住房屋的比例较高很少有人会自费改造租住公寓里的厕所。

  报道称文化差异也反映在了公共厕所上。与日本这样免费向游客与顾客提供干净整洁的厕所不同欧洲的公厕基本上都要收费金额从0.5欧元到1欧元(1欧元约合7.7元人民币)不等。

  报道表示在德国的州政府机关厅舍等地正在普及不区分男女性别的通用厕所。在新性别正在得到承认的时代男性正在失去他们站立如厕的权利。

  印度:“随地大小便”的习惯正在发生变化

  报道称在拥有约13亿人口的印度据说半数家庭没有厕所只能在户外解决。莫迪政府2014年10月掀起了一场“清洁印度运动”目标是到2019年为1.2亿个家庭建成厕所消灭“随地大小便”的情况。根据印度政府的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400万个城市家庭与5600万个农村家庭新建了厕所。公共厕所也增加了23万个以上。

  报道称莫迪政府之所以下大力气普及厕所既是要提高公共卫生水平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印度观察者研究基金会(ORF)研究员米什拉指出:“改变人们多年来形成的随地大小便的习惯并不容易。要建设一个清洁的印度不仅仅要增加厕所的数量还要通过教育解释使用厕所的好处改变人们的习惯。”

  中国:以奥运会为契机推进厕所革命

  报道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成为改善的契机。为了在首都迎接来访的运动员与游客中国升级了厕所规格建成了带有无线网络与电视的厕所。

  报道称中国国家旅游局提出了到2017年底在全国各大旅游景区建设与改造5.7万个厕所的目标。中国国家领导人在11月做出的新指示中还称赞“厕所革命”推进顺利改造厕所数量也超额达到6.8万个。从2018年开始的三年时间里中国还将新建与改造6.4万个厕所。

  日本:技术能力雄厚海外需求广

  报道称在日本以洁净的厕所迎接来客被视为一种待客之道。将清扫厕所视为一种修行的禅宗思想似乎也产生了影响。

  报道称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西洋式马桶的出货量就已经超过了传统日式便器。据日本洁具行业巨头TOTO公司介绍1982年推出电视广告并引发话题的“卫洗丽”产品虽然最早由瑞士人开发但却在日本家庭掀起狂热。现在卫洗丽的普及率已经达到八成。各家厂商纷纷在产品性能与设计上展开竞争。尽管有更新换代的需求但日本市场也已相当成熟企业纷纷向海外寻求突破。

  报道称日本企业还面向卫生条件尚不完善的发展中国家开发了简易厕所等产品在亚洲、非洲等地生产并销售。(编译/刘林)

src=http://imgworld.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71219/f44d305ea4b61ba2a7c744.jpg

资料图片:这是位于敦煌鸣沙山月牙泉景区内月泉阁景点的一处卫生间(12月3日摄)。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特大交通事故图片 喜从天降阿sa 塞拉摩的卡尔曼修士 徐爱生组长讲话整理 春秋乐队新专辑 硬件watchdog 100万如何理财投资 k366在线排盘 炎亚纶最新消息 黄金买卖网站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5/f832e46f786d1ca7ca1961.jpg

副食店内的顾客许多都是附近的老街坊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5/f832e46f786d1ca7ca1962.jpg

许多人在副食店门前拍照留念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5/f832e46f786d1ca7ca1963.jpg

副食店内出售的酱菜供图/朱萌萌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5/f832e46f786d1ca7ca1900.jpg

李瑞生在为顾客盛装麻酱

  鼓楼北侧的胡同里藏着一家“网红”国营店——赵府街副食店。与大多数国营副食店早已退出历史舞台的命运不同赵府街副食店历经一个甲子的轮回后像被刨去铜锈的利剑凭着经过年代包浆的老物件与店里的招牌产品——散装的麻酱、黄酱再度散发出属于自我的光芒。

  褪去“京城最后的国营副食店”标签老店是老街坊生活中买油盐酱醋的去处是老北京人惦记的那口地道麻酱味儿的出处也是外地游客与年轻人回味、探索过去的触手。

  眼下副食店的第五代“掌柜”李瑞生即将退休。退休之后谁来接手老味道还能不能保存下来生意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这些问题胡同里的老街坊与他同样关心。

  老店顾客仿佛走进“年代剧片场”

  中午11点多鼓楼北面的胡同里已经有很多人家开始做饭。

  天气闷热蜻蜓飞得很低80多年的孙奶奶端着小碗颤颤巍巍地走出了自家所在的国兴胡同往南走几十米拐进了一家副食店。

  掀开绿色编织物搭起的门帘往里走几步孙奶奶把小碗往南面木质柜台上一搁。店主李瑞生转过身来。“要什么?”“小李来点黄酱这大热天儿吃炸酱面。”“好嘞。”李瑞生先在秤上约一下碗的重量又约了几两黄酱“3块。”付完钱孙奶奶端起碗往回走。

  这样的场景在赵府街副食店已经重复过无数遍。常有老街坊端着碗、盆或是拎着菜篮子路过这里约一点麻酱、黄酱做一餐饭用。孙奶奶口中的“小李”现在已经59年但在老街坊的印象里他还是那个20多年就来赵府街副食店工作的小伙子“看着长起来的”。

  从1956年营业至今赵府街副食店已经营62年一个甲子的时光副食店历经辉煌、衰败再到变迁、坚守慢慢又重新迎来了人们的注意。

  赵府街位于鼓楼北侧全长390米副食店处在街中十字路口店门朝东朱红色的门框有些褪色一半实木一半镶嵌着玻璃。推门进去会让初来乍到的人误以为走进了年代剧的片场时间仿佛凝固在了几十年前。顺着北侧的啤酒筐与两台并排摆放的冰柜往前是一处玻璃柜台上下两层下层摆放着摞成高堆的香烟上层的铁瓷盘里放着零嘴儿与日用品。

  李瑞生习惯站在店铺南侧长条形的木质柜台将他与顾客隔开。透过柜台往后看米黄色的三层货架上摆放着油盐酱醋、香料。再往上看货柜上两块水粉画匾与一块“货真价实”的匾额格外抢眼。而目光往下几口铁桶与瓦缸神秘诱人桶与缸里“藏”着的是店里最紧俏的商品虽然隔着纱布但麻酱与黄酱特有的浓香味儿直接“出卖”了它们。

  买卖大多在那块包了浆的柜台上进行台面上一头摆放着大头菜、乳黄瓜、咸菜丝、小尖椒之类的酱菜另一头则放着磅秤。李瑞生拨起算盘的时候算珠之间清脆的碰撞声在狭小的店面里此起彼伏。

  票证时代红火的国营副食店与职工

  赵府街位于鼓楼北侧北起中绦胡同南止豆腐池胡同与国盛胡同、国祥胡同、国兴胡同等相通全长390米。副食店坐落在赵府街67号刚好是街中十字路口的位置。

  1956年赵府街副食店开始营业为胡同里的1300余户人家提供副食品。粮店、煤铺、副食店是那个年代的标配“隔上一段就得有一家这样的商业网点”。胡同里的老人回忆说当时的副食店有四间门脸面积大约130平方米划分为肉类组、蔬菜组、烟酒食品组等门类人也很多“光是售货员就有20来人”。

  1987年28年的李瑞生被借调到赵府街副食店帮忙卖冬储大白菜。“来的时候是黑头发的小伙子有把力气卸货码货几十斤的大白菜蹬着板车给送到街坊家里。”机缘巧合当时这家店里缺一个副食组组长李瑞生便留了下来。

  那时候的国营副食店职工是个响亮的铁饭碗。一条通底的长柜台隔开了进店的顾客与货架上的副食品“看得见摸不着”差距感由此产生。但副食店的职工却能自由地在柜台与货架之间穿梭与货架上的商品显得“很亲密”。看好了你要的东西必须由职工给你递到手上才能完成食物的“摆渡”。

  在绝大多数东西都需要凭票供应的年代米、油、肉、蛋、菜、麻酱这些东西并不是有钱就能买。米有粮票肉有肉票。麻酱每年五一到十一期间才有供应每月每个家庭人均二两指标买过了在副食本上都有记录。

  为了防止冒领副食本的颜色每年会设计得不一样。老街坊们回忆每到月底眼看着有些票要过期大家会排着长队把本上的东西买够。

  “即使买下几两麻酱也舍不得吃一周做一顿麻酱花卷或者天热的时候偶尔做一顿麻酱面就算尝鲜了。”老街坊笑着说“不像现在想吃就买。”

  受市场经济冲击 老店曾摇摇欲坠

  凭票供应制度在上世纪90年代逐渐落幕。前脚刚刚迈入市场经济时代后脚菜市场、综合超市就一家家地开了起来。临近的几个胡同还多了一些零零散散摆摊卖菜的人。

  比起副食店以前的设置在新开张的商店里东西可以随时触摸购买的“体验感”更强大家的口袋也鼓了买东西可以随便挑副食店不再是唯一的选择自然也不如之前那么“金贵”。

  激烈的竞争下赵府街副食店先是淘汰了跟菜市场产生冲突的肉类组、蔬菜组减少了其他商品的销售。后来为了保障职工利益原先130平方米的门脸隔开一大半租给别人赚取租金只留下45平方米自用。

  但颓势还是像潮水一样席卷了京城各处的副食店。90年代末期开始不断有副食店经营不善、关停的消息传来。期间不少国营店的职工选择买断工龄下海经商或是另寻出路。赵府街副食店里的职工也越来越少。

  人生的十字路口正值壮年的李瑞生做了一个选择:陪着这家老店撑下去。“这个行业虽然不吃香了但我‘一根筋’干一行爱一行既然留下来就要好好干下去。”

  “没吃够的东西”成老店“核心卖点”

  2006年开始李瑞生与一家连锁公司签订合同赵府街副食店开始由他自负盈亏。李瑞生也正式成为赵府街副食店的第五代“掌柜”。

  做了店主李瑞生有了更多的主动权但接手之后他没有对店内做改装。卖的东西也是“老几样”店里的招牌产品还是那“一桶一缸”——散装的麻酱桶与黄酱缸。李瑞生有自我的解释。他想卖的是几十年来北京人没吃够的东西。“比如当年凭票才能买的芝麻酱、黄酱。而且那一口一定要是当初的那个味道。”

  周边的一切变化太快李瑞生与赵府街副食店的不变反而显得另类与独特但在隐约之中它又与鼓楼周边胡同区域的命运休戚相关。

  这片老城区的胡同一直得到很好的保护因此也留下了很多老住户与老街坊。“好这一口”的老街坊习惯了趿着拖鞋走上三五分钟路端着刚刚吃完还没来得及刷洗的空瓶子打一罐三四十年前就熟悉的老味道。

  店里进的麻酱是“二八酱”“两分芝麻八分花生调出来的混合酱。供货的一直是北京的一家厂子味道很正宗。”厂子以前在朝阳区现在已经搬到了更远的顺义区。每天傍晚李瑞生打电话跟厂家预订隔天早上8点前成桶的麻酱送到店门口供副食店当天出售。一桶麻酱100斤夏天一到基本上一天能卖出五六桶。

  黄酱也是一样进货渠道都要经过李瑞生的严格把关“尝过了好多个酱园子的酱料比不上北京当地产的。”黄酱55公斤一缸一天差不多能卖掉一缸。

  几十年下来李瑞生心里已经有了一张“销量走势图”。“麻酱分两个季节卖得快一个是夏天天热从五一到十一特别是七八月份吃麻酱面的多。冬天最冷的时候卖的也快北京人讲究吃涮肉调麻酱料。”

  店里的一面墙上贴着一张打印出来的“炸酱方法”告诉顾客如何做“老北京炸酱面”。备料是一斤酱、一斤肉、一小勺糖、一棵葱与二两油。关键步骤是炒熟肉丁后小火放入黄酱加糖之后“用勺子逆时针转动搅拌10分钟。”纸片上还提醒说最后配上8种面码才是真正的老北京炸酱面。

  进店买黄酱的老主顾大多有自我家里习惯的做法但不少年轻人会对着这张用图钉钉在墙上的“炸酱方法”拍了又拍。这是李瑞生乐于看到的一幕他觉得自我是个粗人但不想只困在卖东西的角色里“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能跟年轻人有一个传承。”

  年轻人常来“打卡”的“网红店”

  坚守得久了副食店竟渐渐在老北京圈子里有了名气经常会有年轻人甚至外国人跑来“打卡”。“这里就像是‘最穿越’的一家副食店。”过来拍照的年轻人曾经这么说。

  曾有德国人走进李瑞生的店铺眼光不自觉被店内“中国味儿”的陈设与货架顶上的水粉画吸引用不太利索的中文提出“以物易物”。“他说要给我画上新的画让我把旧的画给他另外给我2000块钱。”李瑞生拒绝了。他觉得这些老物件都是“镇店之宝”“几十年前画上去的固体酱油、代藕粉、没有烟嘴的‘大前门’现在都没得卖了那块‘货真价实’‘黄金万两’的牌匾更是老街坊的鞭策不能卖。”

  这几年口碑传开来店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除了老街坊有老人专门坐几个小时的公交车从北苑、立水桥、方庄甚至顺义、大兴等地过来。进了店他们只顾着往酱桶酱缸那儿瞅手提袋里大多提着刷洗干净的空玻璃罐问了价灌满了麻酱、黄酱拉几句家常就满意地离开。

  也有不少外地游客会在这里驻足他们大多不买东西只是看着店里的陈设走神。中年游客常忍不住评价说“跟小时候的店铺一个样”也有南方来的游客看着墙上的“炸酱做法”与李瑞生交流起南北方炸酱面的差异。

  还有不少穿着前卫的年轻人进店“打卡”。他们的特征鲜明:进门前拍下副食店的门脸进来后先用眼睛环顾一圈嘴里忍不住“啧啧”感叹手上拍照的动作也停不下来顺道还要向李瑞生问起“画是哪一年的”“长条柜是什么时候开始用的”。没多久这些相片便会被发到社交平台、点评网站的店铺评论区留言评价说“感觉自我穿越了”“像走进了电视剧片场”“好像回到了姥姥的那个年代”。李瑞生喜欢这些年轻人为了适应节奏原本不怎么上网的他在手机里安装了支付宝方便顾客扫二维码付款。

  店“掌柜”即将退休 副食店何去何从

  李瑞生打趣说没承想有一天生意会好到不愁卖的地步。实际上副食店的盈亏确定了李瑞生的奖金多少。“几块钱、几十块钱我挣过到现在一年卖出去几十吨麻酱、黄酱奖金也跟着涨收入其实还挺可观的。”

  随着师姐退休店里就只剩下李瑞生一个职工了。妻子退休后经常会来店里搭把手。副食店从早上8点营业到晚上8点忙的时候夫妻俩吃饭都得站着方便顾客一喊就能回头。虽然家就在附近但李瑞生晚上还是会睡在店里算账、看店也方便一大早能完成点货、码货的工作。

  副食店今年62年李瑞生今年59年。到明年3月份李瑞生就该退休了。退休之后谁来接手副食店与老味道还能不能保存下来生意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这都是李瑞生眼下操心的问题。但他相信会有年轻人来接下自我的工作他也希望店里的麻酱、黄酱、香油能一直卖下去。

  孙奶奶这样的老街坊同样关心着李瑞生退休的事。“麻酱、黄酱始终买的都是这家的没买过别家的。有的老街坊搬走了还会开着车来店里买麻酱。”在老街坊眼里“小李”人很踏实服务态度也好“看到年年大的人排队他会让前面的人让让‘给老太太先来’。”

  孙奶奶说着从年轻的时候嫁过来被婆婆使唤来打醋、酱油、麻酱到使唤孩子去打几十年里副食店的门脸虽然改的小了些但还是以前的老样子柜台也是老柜台。“以前姓杨的、姓王的老职工都退休了明年他也要退休了……买麻酱、黄酱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呢?我不知道。”

  文/本报记者 张雅 

  摄影/本报记者 袁艺(除署名外)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新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新闻推荐
  •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