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强奸杀人定罪获刑 曾被警告若翻供剥一层皮 电脑个性签名 金瓶梅ii 爱的奴隶 冬冬七七 特优团 女婴低烧被种疫苗 马拉奇修士在哪 付出也快乐作文 600836资金流向 泷泽萝拉第一部种子下载 青海明胶最新消息 我军蛙人快速输送隐蔽渗透 实施“斩首”行动

2020-1-23

  聊城“贾相军案”27年后进入复查程序

  我想看看自我的案卷

  很多年后贾相军已经记不太清他17年那年的夏天。在一个晴朗的上午他骑着一辆借来的自行车去了一趟公安局。他完全没想到会自此失去自由:他有过好感的一个姑娘被杀了警察托人捎话请他去接受询问。他以为自我只是配合检查不知道会被定为强奸杀人案的嫌疑人并且最终被法院定罪。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4/f44d3075897a1ca65c8401.jpg

  6月19日44年的贾相军站在当年案发的鱼塘边。如今鱼塘已经成了一个风景区的组成部分。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程盟超/摄

  27年过去了贾相军已经刑满释放8年。他组建了家庭有了孩子做了小包工头但跟在狱中那些年一样他的主要精力仍是一次次向不同的人辩解那个夏天的事情试图证明自我与那个姑娘的遇害无关。

  他的父亲——山东聊城的一位农民在去世前有25年也一直在做同样的事情。2016年逝世时这位父亲留下的遗产包括两大摞申诉材料多个记录申诉历程的记事本以及一个写满申诉途径的电话簿。一些本子上涂有大大的“冤”字。

  这家人始终在为贾相军喊冤。但他是否真正冤枉最终取决于法院的裁判文书而不是那些发黄的本子。

  44年这年的夏天对贾相军来说又是难忘的:2018年6月12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当面告知他他的案件已由院领导牵头组织专门团队展开复查。

  贾相军第一反应是“害怕被骗”。这是他第37次来到这家法院仅2005年到2007年他与父亲的申诉就在这里以信访条目被记录在案13次。6月12日这天他找了好几位工作人员求证案件复查的消息得到确切答复后感到内心“突然踏实了一些”认为自我的案子有了解决的希望。

  6月21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随贾相军及其两位代理律师来到山东高院。工作人员证实该院确已组成团队进行复查。

  贾相军提出希望查阅自我的诉讼档案为可能的案件再审做准备——假如案件重启他需要根据案卷来准备辩护词;假如不予再审他打算阅卷后继续提出申诉。另一个原因在于这件事情已经困扰他27年他始终不清楚自我被定罪的全部依据。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4/f44d3075897a1ca65c8402.jpg

  贾相军在翻看以前收藏的材料。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程盟超/摄

  翻来覆去的口供与不在场证明

  “是不是你干的?”贾相军同村的发小贾庆才记得27年前他问过贾相军这个问题。

  1991年5月20日聊城一个20年的姑娘失踪了3天后她的遗体出现在一个鱼塘里。一个月后警察传讯了贾庆才拿着死者的相片问他是不承认识又问起贾相军是不承认识死者并让他通知贾相军次日到公安局。

  捎话时贾庆才提醒贾相军“干了就赶紧跑。”

  贾相军一脸疑惑认为自我被喊去只是配合检查。他曾与死者在城中短暂共事过但声称二人没有深交。他们先后离开了一起打工过的单位。

  贾庆才捎话这天17年的贾相军像往常一样去批发市场卖掉了自家收获的黄瓜与西红柿。他当晚留宿在城里借住在贾庆才处次日揣着178元菜钱去了公安局——等到他下次回家已经是36年。

  经过侦查、起诉这年秋季他被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山东高院核准了判决。

  27年来贾相军始终未能从法院取得完整案卷。他只有1991年聊城中院的结案报告、山东高院的核准报告以及〖聊城日报〗当年的报道。他试图从这些材料中拼凑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中院与高院的两份报告分别提到贾相军的远亲张某与念某夫妇作证称贾相军与受害人谈恋爱一度让念某向受害人提亲;另一位与贾相军与受害人均认识的证人梁某说贾相军曾透露欲对受害人报复。高院的报告还记录贾相军多次向受害人求爱且为此拒绝其他女生后遭受害人回信拒绝称“非要玩了×××(受害人)不可”。

  今年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与证人中的念某与张某取得了联系。念某说“当时被审了很多次”“害怕”。她说贾相军的确向她提起过受害人并有让她从中介绍的想法但她认为这种事需要了解清楚对方的意思便不了了之。张某称压根儿不知道贾相军与受害人是否在恋爱。另一位证人梁某因拆迁搬家记者未能取得联系。

  贾相军对记者解释他当时对念某“仅仅是顺口一提”绝未让她提亲更无纠缠甚至报复受害人的意思。他称自我1991年3月后就再未见过受害人且经家里安排已与另一位姑娘订婚假如没有这起案件虽然不足法定婚龄年底他就将按照当地农村习俗成亲。

  两份报告里另一项被贾相军着重质疑的内容是案发时间。据报告所述案发当日晚8时许贾相军在受害人下班处等候;晚10时许二人行至鱼塘贾相军开始以恋爱为名纠缠受害人;晚12时许实施了强奸行为。〖聊城日报〗当年的报道披露贾相军受审时辩称案发当晚他与贾庆才及另一位朋友马某在一起无作案时间但贾庆才与马某不承认当晚与贾相军在一起。

  很多年后刑满释放贾相军找到贾庆才与马某对质二人写下了书面证明并按下手印推翻了当年的证词。

  贾庆才的书面证明说:“我与贾相军、马××在1991年5月20日一起睡在家电公司闸口仓库。马XX夜班回来大约晚11时左右听到敲门声我让贾相军拿钥匙给马××开的门。第二天早上大约8时我给马××开门走了我与贾相军又睡了会儿。”马某的说法与之基本类似。

  今年6月18日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贾庆才再次印证了上述说法。

  为什么27年前的证言与此相反?贾庆才解释自我当年被迫作出了虚假供词。他表示自我被拘留了一个多月期间被警察“用脚踹”“用巴掌扇”。他在接受审问时被要求“跪下”对面坐着4名警察面前摆着扎满铁丝的木板、手铐、手枪。在贾相军当晚究竟身在何处的问题上他一开始的回答未令警方“满意”有警察说“其他人说他没在仓库住咋就你说住了?”大概僵持半个月后他改了口供。

  贾庆才还表示27年来从未有官方人员与他重新核实贾相军的不在场证明。

  有没有刑讯逼供?

  聊城中院的结案报告显示除了上述证词与受害人的尸检报告其余两项证据为“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笔录及在现场发现的证据与被告供述基本吻合”“被告人贾相军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在未见到案卷的情况下贾相军的律师认为这两项证据均高度依赖于贾相军本人当年所作的有罪供述。

  但贾相军如今强调自我当年是在刑讯逼供下作出了有罪供述。

  〖聊城日报〗记载对贾相军的审讯从6月24日持续“攻坚”至7月。

  根据贾相军的说法在那段时间里他“被打得想死吞玻璃自杀都没成”。最终他按照刑警“提示”作了口供警方还拿出一些物证逼他辨认;上庭前有警察警告他假如翻供“回来把你剥一层皮”。

  1991年7月与贾相军关押在同一看守所的肖某、孙某与柳某1992年又与贾相军在同一监狱服刑。当时应贾相军的要求3人均写下证明材料证明被羁押审讯时的贾相军伤痕累累。

  这些材料对贾相军的描述包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腚上都成了黑色嘴里一颗牙被打得掉了一块。”“两眼发呆经常说梦话说‘打死我算了’。”“下巴有一个很长的口子流着血掉了不少头发。”

  贾相军还指出从法院报告来看仅有的物证之中也有诸多靠不住的地方。比如警方曾拍下他“右臂上的伤痕”作为他强奸受害人时搏斗留下的痕迹。但实际上他的伤痕是在左臂且是4月与贾庆才玩闹时所致。

  贾庆才则证明贾相军的左臂的确曾在4月受伤而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用面粉帮忙处理了伤口。

  另一个被贾相军高度质疑的物证是现场勘查时记录的一双鱼塘底的脚印与贾相军的脚印大小不一致左脚相差0.5厘米。

  2015年〖京华时报〗报道了聊城中院一名退休法官的说法。该法官称1997年最高人民法院曾发函要求查清该案疑点;聊城中院受理贾家的申诉时合议庭及告申庭的法官也认为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按疑罪从无改判无罪其中总结出7个问题疑点。这双物证脚印就曾引起最高人民法院与负责复核的聊城中院合议庭的质疑。

  2014年开始担任贾相军代理律师的杨学林与周泽认为这起案子的证据严重不足。

  杨学林发现山东高院1991年的核准报告中记录当年受害人体内检测到了精斑但因量少且浸水未能检测出血型。他认为在最有力的直接证据缺失的情况下其他证据必须更加充分。可在本案中口供涉嫌逼供物证不足其他证据也有问题。

  例如根据两份报告与贾相军的回忆当时警方竟未带贾相军指认现场;聊城中院结案报告中称“现场发现的证据与供述基本吻合”也并未讲明口供与发现物证的先后顺序。杨学林认为在不排除非法审讯的情况下假如先取得物证再获取口供可信度可能大大降低。

  针对贾相军等人有关遭到逼供的说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联系了聊城市公安局与聊城中院。当年负责审讯贾相军的付强警官退休前任聊城市公安局政委他表示需经公安局联系采访工作。记者就此与聊城警方沟通未能获得安排。

  记者拨通了另一位当年参与审讯的刘凤金警官的电话表明采访请求接电话者称刘“老了聋了听不见”随后挂断电话。

  6月20日聊城中院当年判决此案的审判长薛振先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案子太多记不清了。”他建议记者要想了解案情“看判决书就行”。记者多次联系聊城中院宣传处负责人希望了解此案未获得回应。

src=http://imglife.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0704/f44d3075897a1ca65c8403.jpg

  贾相军年轻时服刑的相片。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程盟超/翻拍

  当事人一度以为会改判

  当年的那场审判贾相军记得法庭很小庭内只有审判长、陪审员、公诉人、法警与己方的律师。旁听席的几把椅子全部空着。

  家人未能到场17年的被告吓得不停地哭说不出话。开庭时间在两个小时之内辩护律师未不承认罪行只称他未成年希望量刑时考虑。贾相军说他当时感到“绝望”合议庭当庭宣判。

  他清楚地记得1991年12月21日他时隔半年第一次见到父亲贾庆瑞顷刻嚎啕大哭高喊自我“被冤枉了”。

  据一些村民回忆贾庆瑞第一次探监后即回村到处诉说孩子是被冤枉的“一两年就给放出来”甚至多次与说闲话的人爆发冲突。

  他开始频繁地前往聊城、济南与北京为儿子伸冤。村里的熟人记得那时的贾庆瑞几乎对家里其他事情“不管不顾”去济南与北京就带着大蒜与馒头偶尔带几个苹果晚上睡在远郊或者车站。

  贾相军的三弟1991年时仅15年他记得父亲那时早出晚归凌晨两三点还在写申诉材料。有一次父亲回家一进门先用凉水与酱油泡了碗馒头边吞边喊:“不怕不怕我要拼到底!”

  在狱中贾相军也花了大量时间写申诉材料甚至弄破手指写血书再在父亲探监时把材料塞在裤裆趁狱警不注意隔着玻璃丢过去。

  贾相军当年的两名狱友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其他人都忙于减刑只有贾相军一张嘴就说“伸冤”这令他格格不入。他们记得他入狱之初不仅把床头与衣服上写有罪名的登记卡全部撕掉连监狱管理人员屡次想给他工分为他减刑都会遭到他的抗拒——在他的逻辑里自我既然“无罪”便无刑可减。

  贾相军最终成了监区里出了名的“申冤者”。一些犯人会收集记载有冤案或者法律知识的报纸送给贾相军或者向他换食品。一位狱友认为贾相军只有在父亲探监或者他的案子“提审”时开朗些其他时候都十分内向。

  但多数时候贾相军等来的都不是让他满意的消息。对于贾家的申诉聊城中院分别于1992年与1993年两次驳回聊城市检察院于1994年驳回。

  贾相军称聊城中院的法官曾于1992年前来提审但他诉说自我当初被刑讯逼供时被生硬打断对方告诉他“不要说这个”;当年的山东省人民检察院聊城分院于1994年出具的复查通知书也记载贾相军确实提出“有人证没有作案时间”与“刑讯逼供”两点问题。根据这份文件检察院调阅了原卷并自行检查证实贾相军有作案动机与时间“没有证据证明能排除贾相军作案。”

  他记忆深刻的一次提审是2002年省高院派法官来监狱提审。贾相军当时在监区兴奋地大喊甚至高兴得路都走不稳。此前父亲告诉他曾查询到最高人民法院于1997年向省高院发函称该案原裁判事实不清要求查明。父子俩一度相信改判在即。

  但贾相军很快迎来失望。他记得省高院的法官只询问了他“很短的时间”他着重陈述自我当时被殴打的经历也未引起法官注意——2003年1月山东高院下发了“驳回申诉通知书”。他拒绝接受当着狱警的面将通知书摔了出去。

  案子卡在关键的一环

  不过服刑期间的多数时候贾相军都表现良好——他获得了5次减刑机会。刚入狱时他一度试图自杀狱警不得不重点盯防他。后来他逐渐想开觉得自我不能“成了别人口中死在狱里的冤魂”开始打球、练字看书看报在狱里读励志类的书比如张海迪身残志坚的故事或者伟大人物一度蒙冤入狱的故事。他还特意向记者强调自我是“正能量”的始终在学习没与社会脱节。他由死缓减为无期徒刑最终于2010年出狱。

  他出狱当天贾家摆了10余桌酒席不少人去迎接他流下了眼泪。贾相军当时仰天长叹以为自我与父亲多年申诉至少让村邻相信了他的“清白”。

  但这只是一厢情愿。在贾相军的老家更多人平时仅是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一旦案件有新进展仍然议论纷纷。贾相军最熟悉的邻居们也说当年迎接出狱只是觉得他“可怜”。他们坚信小时候的贾相军是好孩子但杀没杀人“还是官方的话最好使”。

  案发前贾庆瑞是村里知名的种植能手人缘好。贾家是村中第一户通电与拥有彩电的家庭后来又建起了村里最好的砖房。案发后忙于申诉的贾庆瑞先后卖掉了家里的树林、大棚与粮食。村里人惊奇地发现村里往日最不缺粮的家庭开始借粮度日。

  贾相军的三弟称走投无路的父亲后来向亲戚借钱亲戚逐渐避之不及;他也辍学打工将所有工资交给父亲为哥哥申诉自我则连一件衣服都买不起;他在村里遭人疏远大人告诉孩子这是“杀人犯的弟弟”。在他看来父亲全力投入是坚信哥哥的案子能在短期内翻案却想不到最后拖垮了整个家庭;父亲多次在村里放大话又无果而终也反而令村邻加倍怀疑贾相军的案子真的是“铁案”招来了更多讽刺。

  贾相军的母亲被村里人描述为“典型的农村妇女”木讷能干勤俭持家。贾相军被抓走后她情绪崩溃渐渐精神失常开始自言自语。警察屡次开车前来搜查贾家她后来听到车声便浑身发抖躲在被子里不肯出来。最严重时跑到邻居家的小屋反锁上门整整5天不肯出来。

  贾庆瑞忙于申诉妻子的精神问题却日益严重入院治疗效果不明显实在拿不出钱放弃了治疗。精神失常的妻子有一次甚至在深夜跳进河里险些淹死。贾庆瑞后来必须外出申诉时将妻子反锁在家中留些干粮与凉水或者由邻居从墙头丢些馒头进去。有时回家后发现妻子甚至不知进食饿得奄奄一息。

  2010年贾相军出狱当着村邻的面跪在母亲面前可她已完全认不出儿子。直至2014年弥留之际她才恢复记忆拉着贾相军的手痛哭。她死前滴水不进肚子却肿得极大。因此村民虽知她死于肝病却形容她是被儿子的事情活活气死了。

  邻居们告诉记者贾相军回家后第一件事是把恶臭不堪的家收拾了一遍让爹妈住得舒服些。随后他便开始打工。2012年他借了些钱为自我盖起了一间房。次年又添上了大门与围墙。

  如今他自我干建筑零工还当小包工头承包一些杂活儿一年有几万元收入。谋生耽误申诉他感到两难可他还是确定吸取父亲的“教训”不让家再被拖垮;另一个经验是自我有点钱穿得精神点“申诉时当官的才正眼看我”。

  出狱3个月后他结了婚。如今的妻子带了个一年的儿子改嫁给他。他们起初借住在一栋破房子里冬天窝在被子里依旧冻得头疼孩子只能喝村口奶牛挤的奶。后来情况好转直至今年4月20日女儿顺利出生。

  他甚至相信省高院这次复查他的案子也许是女儿降临这件喜事为自我带来好运。

  这种想法来源于出狱后的8年里他的申诉进展实在乏善可陈。根据他的记录在这8年间他的申诉在山东高院换了数任承办法官。甚至连1991年的结案报告与核准死缓报告他都是2014年才获得的。

  他想看到自我的案卷。2014年1月1日起实施的由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档案局颁布的〖人民法院诉讼档案管理办法〗第十六条指出案件当事人持身份证或者其他有效身份证明可以查阅诉讼档案正卷有关内容。

  2005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在一份有关案件当事人及其代理人查阅诉讼档案有关问题的复函中也明确指出当事人可以查阅刑事案件、行政案件与国家赔偿案件的正卷。

  周泽律师称过去5年里律师与贾相军数十次来到山东高院申请阅卷均被以各种理由拒绝“从业16年第一次遇到就是不让阅卷的案件。”

  河北“聂树斌案”等冤案的翻案给了贾相军申诉的动力——他对这类案件的注意程度超出普通人。山东“贾相军案”有没有可能是河北“聂树斌案”式的冤案?贾相军自我也知道这个问题只能由法律来回答。现在他只希望尽快看到自我的案卷依法申诉。

  在律师杨学林看来将贾相军案与聂树斌案比较并不妥当。因为聂树斌等早一批冤案平反时大多已经产生了基本确定或高度怀疑的真凶贾相军案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但他也表示法治进步的背景下近年平反的部分案件大多是真正的“疑罪从无”。他认为贾相军案缺乏客观物证甚至可以说“毫无物证连接点”具备平反的条件。

  两位代理律师认为保障律师对刑事申诉案件的阅卷权至关重要。在当事人坚不认罪、长期申诉的情况下律师只有看到案卷材料才能更好地提出申诉代理意见帮助司法机关作出公正的申诉处理确定否则很难消除当事人的质疑。

  他们很清楚这案子卡在关键的一环无法阅卷申诉代理意见都提不出结果如何可能要“看运气”。

  贾相军苦笑着对记者说这些年自我已尽量不再急躁。6月21日他的第37次山东高院之行依旧不顺他依然没有机会阅卷。工作人员告诉他负责的法官出差了。他略显激动脸色胀红跟工作人员交流时尽管面带微笑脚却在桌下激烈地跺着地板于光滑的白瓷砖上踩出闷响。

  5天后他又一次与承办法官通话。法官在电话里告诉他当事人能够阅卷的时间暂且未定“还需要再过段时间”。

  贾相军在电话里忍不住哭了起来。因为自我的经历他在“时间”问题上比常人更敏感。毕竟这个案子已经纠缠了他27年从青春期一直到中年。出狱后盖好新房时他特意在墙上挂了一幅毛笔书法上书两字:“坚持。”现在这幅字也开始蒙上浓重的灰尘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程盟超 来源:中国青年报

电脑个性签名 金瓶梅ii 爱的奴隶 冬冬七七 特优团 女婴低烧被种疫苗 马拉奇修士在哪 付出也快乐作文 600836资金流向 泷泽萝拉第一部种子下载 青海明胶最新消息

src=http://imgmil.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105/f44d305ea6dd1d49f05c35.jpg

src=http://imgmil.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105/f44d305ea6dd1d49f05c36.jpg

  据央视报道近日海军陆战队某旅成功实施海上蛙人投送与回收训练。蛙人担负着水下侦察、爆破等特种作战任务快速输送、隐蔽渗透非常重要。

  画面显示蛙人小队登上舰载直升机前往预定海域担负火力支援与空中掩护任务的僚机也同时起飞空中编队调整队形以超低空突防的方式隐蔽到达目标区域。

  据海军陆战队某旅飞行员张静华介绍在整个任务过程中要求机组全程保持高度10米以下稳定悬停“当时旋翼吹起来的水打到座舱玻璃上给保持飞机状态与位置带来了较大困难。”

  蛙人在索降过程中受直升机飞行速度影响比较大飞行员要与蛙人分队密切协同结合风向、风速变化不断调整直升机姿态缓慢降低高度。报道称海上低空投放无论是对于直升机还是蛙人来说风险都非常大。

  这次训练导演组还随机设置了现场情况加大了训练难度蛙人采用直接跳水的方式快速入水。从机舱到水面蛙人要在1秒内调整动作以垂直的姿势落水缓解水面的冲击力。携装入水时蛙人还要在跳下去的瞬间卸除人员与装备之间的连接绳。

   成功实施行动后蛙人攀爬软梯返回直升机最终安全撤离。这次训练模拟实战环境进行了多轮不同方式的蛙人投送与回收。

彩名堂 http://www.cqycms.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新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新闻推荐
  •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