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言情小說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分享到︰

小竅門︰按左右鍵<- ->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返回目錄

第三章︰我們將成為姐弟(3)

    徹底失去了意識

    又有兩個長得人高馬大的工高學生走了過來。就這樣我被三個家伙圍在了中間。

    “不錯嘛!女高的學生?長得蠻可愛的,是不是?”

    “可愛倒是挺可愛……不過這丫頭既然跟李賢宇在一起,一定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一個把頭發染成綠色的家伙拍著我的肩膀,陰陽怪氣地說。

    我下意識地閉上了眼楮,可是還是能感覺到這幾個家伙上上下下打量我的眼神,令我渾身像爬滿了蟲子一樣難受。

    一個家伙竟然把手伸向了我的鎖骨處。他的眼神看起來那麼齷齪,讓我看都不想再多看一眼!

    “_干嗎這麼害怕呀?我們又不會吃了你!”

    我閃身躲開了這家伙骯髒的手。遠遠地可以看到那幫家伙還在踢打賢宇……

    不知怎的,眼淚刷的一下掉了下來。

    “_看到李賢宇那小子挨打,很心痛是不是?_我也曾經心痛過!就是因為他。他搶走我女朋友的時候,我的心比你現在還痛!_”

    說著,這家伙一把抓住了我的下巴,讓我動彈不得。

    “所以,所以我也要他嘗嘗心痛的滋味!我要讓他的心比他的身體更痛……你說是不是啊,人質小姐?_”

    這家伙的眼神看起來好恐怖……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七星,咱們要如何處置她?”

    站在旁邊的一個工高男生問眼前的這個家伙。這個叫七星的家伙沖我咧開嘴笑了笑……

    “……給我脫!”

    這家伙冷冷的聲音清晰地傳入我的耳朵。緊接著另外兩個工高的家伙一點點向我逼近……我只能一步步向後退去。

    “……我要讓李賢宇那小子跟我一樣痛苦!這樣我才能找到心理平衡!_你說是不是啊?”

    那個叫七星的家伙站在不遠處看著我,陰險地笑著。那兩個工高的家伙已經來到我面前,將他們骯髒的爪子伸向我的衣服紐扣。

    “住手!你們快放開我!!!”

    我只能用盡全力大聲呼喊著,卻沒辦法阻止這幫家伙的惡行。

    不可以,不可以!!!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對我?!

    看到不遠處賢宇又一次被他們打倒在地,我幾乎處于崩潰的邊緣!恨自己為什麼生為一個女兒身,以至于沒有力氣反抗這幫惡心的家伙。我拼命扭動著身體,大聲地怒罵,眼淚更是止不住地往外流。這幫家伙陰險的笑聲不斷傳入我的耳朵里,身上感覺到他們的動作越來越粗魯……

    “誰要是再敢動她一根汗毛,我就要了他的狗命!!!”

    一聲大喝帶給了我一線希望。正在扯我校服紐扣的家伙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閔一天,你膽子不小啊!_敢一個人跑到這里來送死?”

    渾身上下仍在不住地顫抖著,可是我的心卻已經平靜了許多。

    遠遠地看到一天黃黃的頭發,右手上還纏著繃帶……一天站在那里,冷冷地掃視了一眼工高的家伙。

    “閔一天,_真是好久不見啊!”

    “……原來是你小子,鄭七星!他媽的!”

    “沒錯,是我,鄭七星!_”

    “……你……今天死定了!”

    可能是因為驚嚇過度,我感覺整個身體已經漸漸癱軟下來。不可以……我不能暈過去!

    站在我身邊的兩個工高的家伙朝一天走了過去。賢宇已經倒在了離我不遠的地方。

    一天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倒在一邊的賢宇……

    之後發生了什麼我都記不起來了。腦子里一片空白,眼前的一切也變得越來越模糊……最後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伴隨一陣嘈雜聲,我徹底失去了意識……

    享受著夜晚的愜意

    頭好疼啊!

    我費力地睜開眼楮,淺藍色的天花板和米黃色的燈罩映入眼簾。咦,這是什麼地方?眼楮逐漸適應了昏暗的燈光。

    “你醒了?感覺好點沒有?”

    一雙圓圓的眼楮出現在我的眼前,一眨不眨地看著我。鄭道恩這家伙怎麼會在這里?

    “你這家伙居然也會暈倒?!我還以為你什麼都不怕呢!!”

    “┬┬一天呢?還有,李賢宇怎麼樣了?”

    “賢宇現在在醫院里呢。_一天不是好好地站在那兒嘛!”

    順著鄭道恩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天倚在牆角,一句話不說,默默地望著我。還好,沒見他身上有明顯的傷痕。只是纏在右手的繃帶上滲出了鮮血——可能是剛才對付工高那幫家伙的時候,還沒愈合的傷口又裂開了。

    “我要回去了。”

    說著我就要站起身,突然感到一陣眩暈。頭像要裂開一樣疼。怎麼會這樣?!

    鄭道恩這家伙竟然看著我咧嘴笑了笑。該死的家伙,人家難受得要死,他還有心情在一旁看笑話!

    “不用去醫院也行嗎?”

    “嗯。”

    “我去給你叫輛出租車吧。”

    “不用!”

    “現在都十點多了!你一個人要怎麼回去?”

    都這麼晚了呀!沒辦法,只好沖鄭道恩點了點頭。我小心翼翼地站了起來,竭力不讓自己再倒下去。

    頭還是很暈,扶著一旁的桌子才勉強支撐著身體站穩了。抬起頭,正好迎上一天的目光。可是這家伙竟然避開了我的視線,望向別處。

    他這算什麼意思?雖然心里隱隱約約可以猜出他此時的心情,可我似乎並不想承認。

    啪!一件夾克飛了過來,正好砸在我的頭上。該死的黃毛!竟然用夾克砸我的頭?!這家伙什麼都沒說,一個人率先走了出去。我也只能跟著黃毛走了出來。鄭道恩站在不遠處,頻頻向我們揮手道別。

    這時我才意識到,剛剛我們是在一家小酒館的包房里。

    街上到處霓虹燈閃爍,來來往往的人們不像白天時那樣步履匆忙,悠閑地享受著夜晚的愜意。

    “你的手沒事吧?”

    這家伙只是低著頭抽煙,並沒有想要回答我的意思。左手習慣性地把玩著打火機,發出一聲聲喀噠喀噠的脆響。

    “怎麼?連話都不想跟我多說一句了?”

    “……”

    哼!

    現在剩下還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了!再過兩個小時,我們就要成為姐弟了!我還能怎麼樣呢?算你小子有福氣,_有了我這麼一個既漂亮又善良的好姐姐……就是有的時候看起來像個傻瓜……

    自己也說不清楚,是該為他高興,還是該為他難過。

    “夾克是讓你穿的,拿在手里做什麼?”

    黃毛看著搭在我胳膊上的夾克說道。總算舍得開口了?我還以為你要沉默到底呢!

    “……會感冒的,傻瓜!還嫌自己病得不夠啊?”

    說著黃毛一把搶過我手里的夾克,幫我披在了身上。我的心怦怦亂跳著。這家伙勉強擠出個笑容看著我。

    “一天,你的手怎麼樣了?”

    這家伙只是胡亂點了下頭算是回答。什麼意思嘛!真的沒事了嗎?

    我才不相信呢!傷口明明已經裂開,消過毒了嗎?有沒有去看醫生啊?不會是隨便纏上個繃帶,就算了事了吧?想要問他的話實在太多了,可是,現在卻一句也問不出口……

    明天再問吧。明天我就是你的姐姐了……作為你的姐姐,我有資格關心自己的弟弟對吧?

    “安希媛。”

    “……嗯?”

    “……安希媛。”

    “怎麼了?”

    “……安希媛。”

    “……”

    “安希媛……安希媛……安希媛……安希媛……哈,你的名字怎麼跟你的人似的?真難听!是不是,安希媛?”

    黃毛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拍著我的頭。

    心髒一瞬間停止了跳動

    臭小子!我已經夠暈的了,還拍人家的頭……┬┬別再叫我的名字,求你了!就這樣平平安安地過了今天我們就是姐弟了。明天我就是你的姐姐,所以,不要再刺激我脆弱的神經了!

    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再說什麼。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我家樓門外。整個小區都籠罩在一片夜色當中,只有昏黃的路燈照耀著明天將要成為姐弟的我們……

    我坐在樓門口的秋千上,吱呀吱呀地搖晃著。一天站在一邊,點燃一支香煙抽了起來。今天的夜空也看不到一顆星星,只有月兒孤零零地值班。月亮總是這樣無私地將自己微弱的光芒奉獻給這個世界,可是似乎並沒有人領情……

    我一會兒彎一下腿,一會兒又一下下地蕩著秋千。當我停下來的時候,黃毛終于打破了沉默︰

    “……馬上就要到明天了。”

    “是啊!_馬上就要到了……哇!明天我們就要成為姐弟了!時間怎麼過得這麼慢啊!”

    “那麼興奮干什麼?食蟻獸!”

    “以後說話要注意一點!怎麼可以說自己的姐姐是食蟻獸?”

    听到姐姐這兩個字,這家伙不自覺地微皺起眉頭。

    “誰說你是我的姐姐?你要叫我哥哥!”

    “我的生日比你大!”

    “我的個子比你高!”

    該死的家伙,沒大沒小的,一點規矩都不懂!

    “你要搞清楚,我比你早出生整整兩個月呢!”

    “讓我叫你姐姐還不如要我的命呢!”

    “┬┬我也一樣!我才不會叫你哥哥呢!”

    黃毛瞪大了眼楮看著我。哼!眼楮大了不起呀?再大也沒有鄭道恩的眼楮大!沒錯!鄭道恩長了一雙牛眼。

    接著又是一陣沉默籠罩著我們。┬┬低頭看了看手表,已經十一點半了。

    三十分鐘,剩下最後的三十分鐘了!我的心里一陣難受,眼淚也像湊熱鬧似的一個勁兒往外涌。安希媛!你不是說過要接受現實的嗎?┬┬忍住,不許哭!你這個白痴!不許哭!!!

    我慌忙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黃毛似乎看出我正在掉眼淚,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我。

    “我,我沒哭。”

    “……我說你哭了嗎?”

    “你是沒說什麼……可是,我真的沒哭!嗚嗚……我沒哭!”

    “……傻瓜!”

    “我真的沒哭!嗚嗚……我才不會哭呢……”

    “……”

    “我是不會掉眼淚的!就是鼻子有點不舒服……現在流出來的不是眼淚,是鼻涕!”

    “……”

    哈!┬┬真是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我要掉眼淚?為什麼要像個白痴一樣笨拙地解釋?!沒有人回答我……

    就這樣在一天的注視下掉眼淚,還真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一天小心翼翼地走到我跟前,伸出手幫我擦去臉上的淚水︰

    “小煤婆……有什麼好哭的?”

    他的這句話像是催化劑,使我的眼淚徹底決堤。這一切也許都是命運的安排,我們根本沒辦法抗拒。┬┬命運跟我們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讓我們兩個人的生命像現在這樣交織在一起……你是我的弟弟也好哥哥也好,不管我們願不願意,這一切都將成為事實,沒有人可以改變。

    “喂,小煤婆……”一天輕聲叫著我,“我……可不可以抱抱你?”

    他的話讓我不知所措。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天已經把我摟在了懷里……我的心髒在那一瞬間停止了跳動……明顯可以感覺到,一天抱著我的胳膊在一點點收緊……

    媽媽大喜的日子

    “有句話如果現在不說,我怕以後再也沒有機會對你說了。”

    我的心在一陣陣顫動著,所有的痛苦化做淚水順著我的臉頰流了下來……

    “我喜歡過你……像個白痴一樣,非常非常喜歡你……真的!”

    對于他來說,這一切已經變成了過去式……雖然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這麼說的理由,可眼淚還是一個勁兒地流著……我能怎麼樣?我還能怎麼樣??一天更加用力地抱著我,他的衣服被我的眼淚弄濕了一大片……再這樣下去,我非瘋掉不可!

    一天慢慢將我放開。我的臉上流滿了淚水。和著淚水鼻涕,相信現在我的臉一定很有觀賞價值。一天低下頭,小心翼翼地看著這樣的我。

    “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說出這樣的話。

    我的心在一點點下沉。雖然已經將眼楮睜到最大,還是看不清楚近在咫尺的這張臉。透過朦朧的視線,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這張臉在笑。

    “_已經過了十二點了。”

    雖然一天在對我笑,可我卻能透過他的笑容,從他的眼楮里讀出那份深深的傷痛……亂了節奏的心跳現在對我來說已失去了意義——我的意識已經飛到了天邊,而我的軀體卻還留在這里承受著無盡的痛苦……

    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也許這個時候我已不再是我,只是殘留在這里的一具卑微的軀殼罷了。眼前的一天還在對我微笑著。我盯著他看了半晌,也回應給他一個牽強的笑容。

    “……哥,哥……”

    我現在能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叫他一聲哥哥……

    深沉的夜在一片黑暗中扭曲變形,而命運之神則一直躲在那片黑暗里,主宰著我們無法預知的未來……

    第二天上午。

    今天就是媽媽大喜的日子了。因為婚禮結束後,我們就要搬到新房子里去,原來的家具大部分都已經先搬到那邊去了。在那里,我將跟我的新爸爸,還有一天生活在一起。

    現在屋子里一片狼藉,我的形象也好不到哪兒去。參加婚禮時要穿的禮服看起來皺皺巴巴的;頭發也跟著不听話,怎麼都梳不好。

    我環視了一下空蕩蕩的屋子,說不出來心里是什麼滋味。媽媽一大早就去美容院化妝了。結婚嘛,當然要弄得漂漂亮亮的!現在已經十點多了,我要是再不抓緊時間,恐怕就要遲到了。手忙腳亂地忙活了一通,總算能出去見人了。

    一切收拾妥當,我又看了看這個住了十多年的地方。從今往後,這里再也不是我的家了。一種失落感突然涌上了我的心頭……

    JOY酒店。

    這可是一家五星級的大酒店。能在全城最好的酒店里舉行婚禮,媽媽可真有福氣呀!看著眼前這座雄偉的建築,我不禁張大了嘴巴。一個路過的人回頭看了我一眼。怎麼?我的樣子很奇怪嗎?

    “希媛!”

    突然沖過來兩個人,一把抱住了我。仔細一看,原來是永恩和景蘭。這兩個丫頭今天都穿著正裝,看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她們放開了抓住我的手,看著我傻笑著。

    “你媽媽終于要結婚了。_”

    “嗯。從今天開始我要有新爸爸了。”

    “還多了一個弟弟嘛!而且還是商高的老大!”

    死丫頭!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還說什麼好朋友呢,就知道戳人家痛處!

    我輕聲嘆了口氣,跟著永恩和景蘭一起走進了酒店大廳。天花板上的豪華吊燈刺得我眼楮生疼,一個個穿得像殯儀館工作人員的服務生齊刷刷地向我們行禮……這一切都讓我感到不舒服!

    “婚禮要在十二樓舉行吧?_”

    “自助餐會呢?在地下室?”

    我們站在大廳里等電梯的時候,永恩總在那兒笑嘻嘻地問個沒完。只有善良的景蘭才會那麼認真地听她那些無聊的廢話!我們看著電梯從二十樓一層層往下走著……

    “_一會兒在自助餐會上,我們帶點什麼回去好呢?得給賢宇送去呀!”

    “死丫頭!你干脆把整個自助餐桌都搬過去吧!”

    “真的?這樣也可以嗎?不如我把整個酒店都搬走吧,賢宇一定會很高興的!”

    “听說這里總有個瘋子過來搗亂,你不如也一起帶走。”

    這丫頭的腦子里不知道都裝了些什麼?正在我努力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遠遠地看到一群人朝這里走了過來。不會吧?雖然都穿著便服,讓我差點認不出來,可是這幫家伙實在太顯眼了,很難從視線里將他們過濾掉。

    “哎喲!這不是希媛嗎?”

    該死的鄭道恩晃晃悠悠地來到我面前。我抬起頭,正好迎上黃毛的視線,突如其來的偶遇讓我手足無措。

    我勉強擠出個笑容給他。可這家伙,這家伙的眼神里似乎有種類似憐憫的東西在閃動……┬┬

    “_你今天的樣子還算說得過去嘛!”

    與這種氛圍格格不入

    鄭道恩笑嘻嘻地湊了上來。我跟你很熟嗎?干嗎離我這麼近?還有,漂亮就說漂亮嘛,什麼叫“還算說得過去”?!

    雖然這家伙實在是讓我看不順眼,可我還是決定忍了。算上一天和鄭道恩,一共來了四個商高的家伙,在人數上我們就處在劣勢。這個時候我只盼著電梯快點下來。

    丁零!電梯總算下來了。電梯門打開,從里面走出身著各式服裝的人們。接著,站在大廳里等電梯的人陸陸續續走了進去。我站在這群人身後,最後一個走進電梯。可是當我剛踏上電梯,就響起了一陣警鈴聲。這是在提醒,電梯已經超重了。

    這真可以說是歷史的一瞬。所有站在電梯里的人都看著最後一個走上去的我。

    “豬!”

    黃毛在嘴里嘟囔了一個字。我的臉漲得通紅,慢慢走下電梯。我剛一走出電梯,鈴聲馬上停了下來。

    我小心翼翼地重新走進電梯,警鈴聲又一次響了起來。商高那幫家伙干脆大聲笑了起來。而永恩跟景蘭竟然也在一旁捂著嘴偷偷笑著……

    這麼多人都盯著我看,真是太丟人了!我低垂著頭走下電梯。

    “你們先上去吧。”

    黃毛對電梯里的家伙們說著,也跟了出來。剛才還說我是豬呢,現在怎麼了?良心發現了?黃毛用一種極其失望的眼神望著我︰

    “少吃點兒你能死啊?像頭豬一樣……”

    “我不胖啊……”

    “你當然不胖了,是非常胖!”

    我的頭垂得更低了。被這家伙說得我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電梯總算又下來了。我跟黃毛一起走了進去。

    二樓……

    三樓……

    四樓……

    ……

    十二樓。

    終于到了!電梯門打開,黃毛率先走了出去。我也跟在他身後,做賊似的走出了電梯。抬頭望了望四周,發現前方不遠處的一個房門上寫著“新娘等候室”。

    “跟我一起進去嗎?”

    听到我的問話,一天微微搖了搖頭。

    “我得去看看那位大叔啊!”

    大叔?順著一天的眼神望去,只見那位將成為我的爸爸的人,穿著一身筆挺的禮服站在人群中央。這家伙竟然管自己的爸爸叫大叔?!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影響的,我竟然也有種想管媽媽叫大嬸的沖動……

    就這樣我們分道揚鑣,他去陪他那位“大叔”,我則來到新娘等候室看我的“大嬸”。

    媽媽身穿華麗的結婚禮服,被一幫前來祝賀的人圍在中間。她的心情全都寫在了笑逐顏開的臉上。

    “希媛,阿姨真漂亮啊!”

    比我先到的永恩和景蘭沒心沒肺地對我贊嘆著。听了她們的話,媽媽笑得更開心了。

    “是啊!_媽媽真的好漂亮!”

    我輕輕地摩挲著媽媽的結婚禮服,擠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給她。我還以為自己無論如何也說不出這樣的話呢,沒想到現在竟然能夠這麼自然地將這句話說出口。

    “希媛來了。_今天會有搬家公司的人過來把家里剩下的幾件家具搬走。你什麼都不用操心,只要把自己的東西收拾好,帶到新房子去就可以了。_知道了嗎?”

    我沖著這位幸福的新娘點了點頭。前兩天媽媽給了我一個地址,那里將是媽媽新生活的起點,同時也將會成為我的新家。從今往後我將要跟媽媽、爸爸,還有……還有弟弟在那里開始新的生活。心里一陣難受……不可以!我怎麼可以難受?我要做的是付出努力,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好女兒,好姐姐……

    轉眼間,結婚儀式已經開始。隨著結婚進行曲的節奏,媽媽踏上了紅地毯。地毯的另一頭,那個媽媽深愛著的人在等候著她。我坐在一旁,看著媽媽臉上幸福的笑容……

    四周響起了祝福的掌聲。婚禮按部就班地進行著。這過程似乎比我想像的要漫長得多。永恩和景蘭賣力地揮灑著花瓣和彩紙;媽媽和新爸爸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所有來參加婚禮的人都在衷心地祝福著這對新人……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好像只有我一個人與這種氛圍格格不入。

    收起偽裝的笑臉

    “玩兒得開心點!”

    婚禮終于結束。媽媽已經換好了衣服,準備踏上她的新婚旅行之路。

    “不如你也一起去吧,希媛?跟媽媽一起去玩兒。”

    “媽!哪有度蜜月帶著女兒去的?”

    “媽媽擔心你嘛!”

    媽媽靠在彩車上對我說。她的手挎在身邊那位已經成為我爸爸的人的胳膊上,兩個人你儂我儂的,幸福之色溢于言表。

    “_路上小心啊!千萬別忘了給我帶禮物回來!!!”

    為了不影響氣氛,我拼命沖她笑著。可是這位大嬸竟然抹起了眼淚。拜托,老媽!您這是去新婚旅行,又不是再也不回來了,干嗎弄得跟生離死別似的?雖然媽媽的眼淚一直刺激著我,可我還是強忍著沒讓自己哭出來。

    “好了,別哭了!_再哭可要趕不上飛機了!叔叔還等著您呢,快走吧!”

    听了我的話,媽媽才依依不舍地走上了彩車。叔叔看了看我和一天,也跟著走上了車。掛在車子後面的啤酒罐發出丁丁當當的響聲。媽媽的新娘彩車一點點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之中……

    說不上心里是什麼滋味。媽媽找到了那個能與她廝守終生的人,我該為她高興才對呀!可是不知為什麼,總有種沉重的感覺。為什麼會這樣?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彩車消失的方向。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啤酒罐的聲音也已經完全听不著了,而我還站在那里發呆。

    “早沒影兒了,還傻站在這兒看什麼!”

    永恩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把我帶回了現實世界。這時我才敢收起偽裝的笑臉,把糟糕的心情表現出來。

    “永恩……”

    “嗯?”

    “以後我是不是有爸爸了?”

    听了我的問話,永恩點了點頭。

    “是啊!臭丫頭!以後你就有爸爸了!_”

    說著,這丫頭還不忘用力拍了拍我的背。好疼!

    “那,我應該高興是不是?”

    “那當然了!當然要高興,而且要非常高興才對!”

    “那,我應該笑是不是?”

    我並不是想要得到答案才問永恩這樣的話。只是,只是想說出來,提醒一下自己——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讓我接受這一事實……

    我重重嘆了口氣,望著永恩和景蘭。是啊!我應該高興才對,我應該笑才對!

    “永恩,景蘭!晚上我們一起去喝酒怎麼樣?”

    不可以再掉眼淚了……現在我必須做的事情就是要笑,要幸福地笑!記住Q豬文學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閱讀!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