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言情小說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分享到︰

小竅門︰按左右鍵<- ->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返回目錄

正文 VoL.9 最後的機會

    一天,在一天,這樣一周過去了。

    這一周里,不管在現實,還是夢里都沒找到一點記憶。

    今天是8月30日。

    機會只有明天一天的時間,過了明天我會是笑呢?還是哭呢?

    我明明知道不行,但還是把相片放在枕頭底下,睡著了。

    但願能找到一點的記憶,在苦,在痛我也祈禱著承 能到我身邊。

    叮叮!

    "起來了,準備好了就出來。"

    "姐姐現在幾點了?"

    "兩點。"

    "什麼,說謊。"

    "不知道,我也昨晚睡的很死,一起來就是兩點了,我也沒想到你還在睡覺。"

    "啊!你趕緊準備,盡快到我家門口。"

    "知道,我已經準備好了,我現在去你家。"

    "好的。"

    最後一天了,如果有神仙,請您幫幫我。

    我很快的準備好了,一出門姐姐已經在我家門口了。

    "今天徹底晚了。"

    "是啊。"

    姐姐埋怨的聲音,連我都沒有力氣了。

    "今天是最後一天吧?"

    "是啊。"

    "如果今天找不到,那你跟承 就BYEBYE嗎?"

    "好像是。"

    "趕緊上車,不管行不行,還得試一下。"

    "今天是去這兒。"

    "漢江?"

    "是嗎?"

    "不管怎麼樣,還是去吧。"

    我在車上,開始想很多事。

    現在我最愛的承 ,光想他我的心髒就跳的很厲害,像這樣的勝敏我能不能給他帶來笑聲?不然又給他造成傷害?

    過了今天我是笑呢?還是哭呢?

    所有的事情都讓我不只所措。

    在我想這些的時候,我們到了漢江。

    脫了頭盔,清爽的江風迎面撲來。

    不是炎熱的風,而是清爽的江風。

    這是不是好的兆頭?

    有恩姐姐開始讀了手冊里的東西。

    (今天是最後一天吧。漢江是你承 ,還有我三個人經常去玩的地方。以前我們只能在電視里看到漢江,我們就偷偷的跑出來看漢江。我現在想當時我們怎麼來到漢江,當時也沒有摩托車。我們經常去的地方,我也留下了很多回憶,所以我給你畫了漢江。你想在漢江哭,就來醫院吧。但我希望你能牽著旁邊病室那小子的手,面帶笑容到我這來。)

    我們三個到這來玩?

    但為什麼我腦子一片空白?

    我看了看周圍,我看到了三個孩子。

    啊?那三個孩子是我在以前住的地方見到的孩子。

    那邊能看見青蛙,是不是來玩?

    那三個孩子一起跑過去的地方是從遠處看也很美麗的大嫂的懷抱。

    仁河看見他們肯定會說他們很像以前的我們,但我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

    孩子們的模樣很面熟,但還是想不起來。

    什麼都不知道。

    "干嗎?為什麼突然哭呢?"

    眼淚不只不覺留了出來,姐姐有點慌了。

    "姐姐我是不是傻瓜,想不起來,什麼都想不起來,像白紙一樣,一片空白,我該怎麼辦?"

    "先坐著吧,坐著哭。"

    姐姐抱著我,我們坐在草地上。

    我在姐姐溫暖的懷抱里哭的很厲害。

    "姐姐,我很想找回記憶,但就是想不起來,我很痛,真像傻瓜。"

    姐姐什麼都沒說,就拍了拍我的肩膀。

    如果真有神仙,請您幫幫我。

    能不能忘了我今天所造成的罪,幫我一次,求您了。

    不知哭了多長時間,天有點暗了。

    "姐姐現在幾點了?"我硬撐著將要流下的淚問姐姐。

    "等一下。"

    姐姐從口袋里拿出表,確認現在的時間。

    "六點,你剛好哭了三個小時,哭了這麼長時間,你還能哭的出來啊?"

    "我也不知道我有這麼多的眼淚,但姐姐?"

    "干嗎?"

    "你見過剛才那三個小孩子嗎?"

    "小孩子?"

    "是啊,跟一位大嫂一起來的三個小孩子。"

    "啊,看到了。三個里面有一個跟你長的特別像。"

    "是啊,仁河說的,他們很像小時侯的我承 ,仁河。"

    "是嗎?"

    "我想回到那時候,不想忘掉以前,我變成他們那該多好啊。"

    真想回到小時侯從頭開始。

    姐姐一句沒說,把手巾裹在我頭上,說︰"本來做事不順的時候,都想回到以前,但自己比誰都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

    "……"

    "只想回到以前,就不能向前進。"

    "……"

    "還剩了6個小時,回到以前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剩下的這段時間我們努力吧。"

    "6個小時?"

    "是啊。"

    "那你把我帶到告訴公路吧。"

    "高速?"

    "是啊,我出事故的高速,也不一定。"

    "帶你到告訴很容易,但我不知道是哪個告訴,也不知道具體的位置。"

    "姐姐,你那有仁河的號吧,你給她打電話問問,如果我打我怕她哭。"

    "好的。"

    有恩姐姐馬上給仁河打電話,我在一邊硬撐眼淚。

    是啊,我不能回到以前,所以剩下的時間必須努力。

    "美娥,初步的位置我知道了,現在趕緊出發吧,即使現在出發到那也變黑。"

    "好的。"

    听到我無力的回答,姐姐對我笑了。

    那笑容很舒服。

    "抓緊了,我要加倍速度了。"

    你不知道你自己開的多快。

    我好像真是不想死,所以我盡力抓緊姐姐的腰。這燃燒的生存本能。

    "哦,對了,你別帶著頭盔哭,你哭了你看不到前面容易掉下來,我不想拖著尸體回去。"

    能不能好好說話,一樣的話說成這麼難听。

    這方面,姐姐跟仁和特別的像。

    "知道了,快出發吧。"

    我的回答結束,車開始瘋狂的跑起來了,過了一會兒我們到了我跟仁河來過的高速。

    我的心有點反映,抓住姐姐腰的手有點抖。

    不能這樣……

    "是這嗎?"車停了。

    這次我來的方向是不是有山的一側,正是能看見大海的一側。

    難怪我有點抖

    "好像來對了,呀!為什麼這麼抖?"

    "姐姐我有點怕,我想回去。"

    "再想去嗎?"

    "不,不能回去。"

    "想找記憶吧。"

    "恩,想。"

    "那你別抖,緊緊抓住我的手。"

    姐姐下車,拿下頭盔,伸出了手。

    "我不敢動。"

    我摔開姐姐的手,一動不動,感到自己很無聊。

    "來啊,試了才知道。"

    眼淚在一次流了下來,我抖的根本停不下來。

    "你想著承 ,抓住手。"

    "姐姐……"

    我看了姐姐那真誠的眼神,我伸出手,抓住了姐姐的手。

    我抓住姐姐的手沿著一損壞的里摩托車不遠的欄桿走了過去。

    "是不是那損壞的欄桿是你們事故發生的地方吧。"

    "是的。"

    "真的找對了,一步一步走。"

    "姐姐。"

    "恩。"

    一步,兩步,我的眼淚一滴,兩滴。

    姐姐抱著我那一直抖的身體。

    我們到了那欄桿,突然有一兩卡車搜的一聲,從我旁邊過去。

    "啊!"

    "美娥,美娥!醒醒,怎麼了?"

    "姐姐,姐姐,我的頭疼的快要炸了,我看見卡車了。"

    怎麼辦,害怕,害怕!

    我的身體還一直抖,眼淚不停的流,我好像快要死了。

    "姐姐,你想點辦法呀,我什麼都記不起來,我的身體一直抖,我的眼淚不停的流,我的心髒跳的我快死了,好嗎?"

    "仁和說把你帶到這肯定很難受,是真的啊。"

    "姐姐,一定想辦法,我真的很通,還很害怕……"

    "回去吧。"

    "不行,不能回去,如果現在回去豈不是……"

    "你不是痛嗎?害怕嗎?所以回去。"

    "承 比我更難受,所以我沒事,但是,但是……"

    "別說了,回去吧,你在呆下去我怕你會瘋掉。"

    眼淚止不住,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

    "如果你瘋了什麼都做不了,所以還是回去吧。"

    我還沒顧上我那抖的身子,被姐姐拉著我的手上了車。

    "我帶你去仁河的病室,仁和叫我把你帶回去。"

    "……"

    真的很累,真的很怕。

    我應該怎麼做?

    到底為什麼事情到了這個程度?

    "出發了,抓緊了。"

    車啟動了,但感覺比以往慢了很多,真謝謝姐姐。

    難道說就這樣BYEBYE了?就這樣什麼都找不回來了嗎?記住Q豬文學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閱讀!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