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言情小說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分享到︰

小竅門︰按左右鍵<- ->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返回目錄

第十六章

    46

    "哈啾!"我舒舒服服地打了一個噴嚏,把身上的暖烘烘的被子緊了緊。剛才扶著尹貞淑渾身濕淋淋地進了家門,把嬤嬤嚇得面無人色,嘴巴直哆嗦,一個字也蹦不出來。幸虧我自理能力極強,拉著尹貞淑直奔浴室。嬤嬤驚醒過來,立刻抱來兩床大棉被,現在兩個人人手一份,個個都把自己裹得跟粽子似的。

    "你怎麼樣了?"尹貞淑不自在的開口,"我並不是你的朋友……"我無辜地看著她。尹貞淑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虛張聲勢地說,

    "說不定我以後會折磨你和賢石……"

    臥室門外傳來一陣乒乒乓乓地嘈雜聲,賢石驚喜地不停大叫我的名字。他不是在醫院嗎?我心里泛起嘀咕。

    "哎喲!賢石!你回來的剛好,午飯已經做好了。"嬤嬤招呼他。

    "嬤嬤,阿葵呢?"

    尹貞淑背著我,淡淡地提醒我,"賢石找你,趕緊去吧!"我傻愣愣地看了一眼她的背景,來不及細細思考她的態度變化,匆匆忙忙換了衣服,跨出臥室。

    一出房門,就看到賢石和嬤嬤。賢石興奮地沖我擺手,"阿葵,還有嬤嬤,你們听好了,剛才爺爺說,-快拿家里的酸梅來。"

    嚇?!我和嬤嬤互視對方若干秒鐘,同時扭頭對準賢石,異口同聲大喝,

    "真的!!!爺爺甦醒過來了?!!!"賢石點頭如搗米。

    我一躍而起,抱住嬤嬤,興奮地又唱又跳,"啦啦啦,太好了,啦啦啦,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嬤嬤任我把她推來推去,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賢石笑呵呵地看著我忘乎所以的表現,不忘提醒,

    "阿葵,嬤嬤,爺爺等著喝酸梅汁呢!"

    "好好好,我這就去準備!"嬤嬤樂顛顛地松開我,顫顫地直奔廚房去了。

    "賢石,謝謝你!"

    "阿葵,簡直太神奇啦!我們馬上去看爺爺!"賢石興奮地像個小孩子,我剛想點頭,臥室里傳來尹貞淑的聲音,

    "向日葵,你快點拿上外套,去吧!"

    賢石的瞳孔急速擴大,他不可思議地盯著臥室的門。

    "唔,其實……剛才……"我結結巴巴想解釋,一急之下張口結舌,不知道該怎麼從頭道來。門內平和的聲音打斷我沒有營養的支支吾吾。

    "賢石,你……認得我的聲音嗎?"

    "……尹貞淑……"賢石喃喃輕語。尹貞淑的話不期然在我腦子里重現,"說不定以後我會折磨你和賢石……"我的心沉了下去。

    "你是因為我追來這里嗎?"賢石皺緊了眉頭,"我已經說過好幾遍,……我已經……"

    "我知道!"門內的聲音快速切斷賢石的話,隔著一堵薄薄的牆,兩邊的人都陷入深深的沉默。

    臥室里響起澀澀的抖動聲,一股壓抑的哭泣若隱若現透露出來,我不知所措地呆立在賢石的身邊。

    "我……不會再見你了……"尹貞淑的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突兀地響起,我被她斬釘截鐵地語氣嚇了一跳,賢石面無表情始終盯著房門。

    "我一直對我們尹家惟命是從,包括我們的婚約。但是我覺得很開心,從來沒有想過走其它的路。不錯,我只是想依靠貞浩和你。……當我被你們兩人拋棄後,才明白……原來……我還是有腳可以走路的。現在,我也要嘗試找尋自己可以做的事。所以……再見了!"我知道尹貞淑在哭泣,她一定在流淚。

    賢石閉上眼楮,一動不動。臥室里的哭泣聲漸漸消失,一陣西西嗦嗦的聲音之後,什麼動靜也沒有了。很快,院子里傳來若隱若現的談話聲,依稀彷佛是嬤嬤,另一個仿佛是尹貞淑!

    我突然響起家里所有的門都是通的!尹貞淑一定從另外一個房門里穿出去,她不想見到賢石!顧不得賢石,我匆匆奔出客廳,尹貞淑瘦弱的身軀即將跨出大門。

    "等等!"我踉踉蹌蹌地追過去,"剛才,你對我說你並不是我的朋友,我覺得絕對不是的!"尹貞淑慢慢收住腳步站定了。我離她有兩米多遠也止住了腳步,不敢靠得太近,現在我只想讓她知道我的心聲,

    "這只是你自己的決定,我不知道你怎麼想,或許有一天我們能成為朋友……有一天,我們再次重逢的話,一定能成為朋友,對嗎?"

    尹貞淑的背影晃了晃,仿佛等了好久,耳邊飄來一聲淡淡地"再見!",尹貞淑邁出大門,她的身影漸漸消失……而我,期待著有一天我們能夠笑著重逢……

    "阿葵,那個姑娘沒事吧?"嬤嬤端著保溫瓶,愣在院子里,"怎麼走了,剛剛又掉進水里,還沒休息一會兒吧?!"

    我接過嬤嬤手里的保溫瓶,"沒事的,嬤嬤,我們終會笑著見面的,她是我的朋友呢!,叫上賢石,我們快點去看爺爺吧!"

    爺爺那天奇跡般地醒來了,醫生對于爺爺的突然醒來也感到不明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爺爺受了很大的刺激,才能擺脫昏迷狀態。醫院為爺爺做了全身檢察也查不出大礙,他們最後認為只是需要再多休養一些日子,爺爺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嬤嬤笑得皺紋都展開了,我高興地把爺爺的臉用口水涂了個遍,惹得爺爺罵我,

    "小兔崽子,你還親,爺爺快被你的口水淹死了!"呵呵呵呵,我傻笑不停。爺爺的目光落在賢石身上。

    "呵呵,這個小伙子,你的話我可听得一清二楚!"賢石原本也在傻笑,突然听到爺爺這麼說,臉上頓時羞紅了,我好奇地拉住爺爺的手,

    "爺爺,你說什麼呢?"爺爺笑眯眯地,

    "呵呵,我們家阿葵長大了!也到了讓爺爺嬤嬤操心的年紀了。"說著,又瞟了一眼賢石,嘴巴樂得都合不攏,"我還躺在床上的時候,听到有人在我耳邊喋喋不休地說,-爺爺,你快醒來,向日葵每天很辛苦地撐著,希望你能快點醒來……我一點忙也幫不上!這是我第一次想到為某人做點事,我想在向日葵的身邊……守護著她,可是,我一點忙也幫不上……-,哎呀,我听得很著急呢,就睜開眼了,醒來一眼看到這個小伙子坐在床頭。我還以為做夢呀!"爺爺得意地沖我笑,我臉紅心跳,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賢石,他也鬧個大紅臉,那張臉用來斗牛都有余吧!

    47

    爺爺安全出院之後,我和賢石一起返回漢城參加結業典禮。實際上,我已經決定重新回到慶州,也必須回去辦理一些基本手續,房子也要退掉,還有,就是要和一年半以來結識的好朋友們鄭重地告別,哎,還不知道他們听到後會不會鬧翻了天呢!

    "你要回慶州!"果然,不等我說完,在元立刻怒睜圓目跳起來。

    "明天結業典禮之後就會轉校回去?!"英秀掏了掏耳朵,似乎覺得耳朵有問題。

    "你不會再返回漢城?!"美秀臉上充滿了對我又胡說八道的神情。

    "嗯!"我規規矩矩地點頭。

    "等等!你爺爺不是已經醒過來嗎?!"英秀逼視我。

    "不過,他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我很擔心,所以,對不起了!"

    大家陷入沉默之中。良久,美秀傷感地說,

    "如果你不在的話,我們會很寂寞的。"

    "我們不過才在一起同學了一年多,你就……"

    "不用可是了,賢石也不會同意的!"在元魯莽地嚷嚷,我的臉微微發燙,幸好,賢石不在!

    "呵呵,大家不需要為我擔心,真得!我會永遠想著大家……"入學典禮、綠化委員會、學園的文化節、畢業餞別會,這些留下我們身影的事件,我會一輩子放在心里。"現在,我重新體會到-朋友-這種關系並不只是聚集在一起尋開心,而是無論身在何處,也會想念對方。"我振奮地舉起拳頭,

    "所以,現在並不是分離!因為我不會改變!我會一直想念大家的!!!"

    他們郁悶地看著我一人演唱俱佳。我臉上的肌肉都快笑僵了!!!

    "沒辦法啦!"在元郁悶地吐口氣,"將來我們去慶州玩,你得全程負責,我們要免吃免喝,免費旅游!"

    "嗯!"我的嘴巴立刻翹起來,這個好說呀,我就等著你說這句話了。英秀和美秀看到在元這樣,只好釋懷。

    "算了,不跟你計較那麼多了!"英秀不耐煩地說,"你的行李收拾了沒有,我們來幫你弄吧!"

    "好!"美秀不容我插嘴,立刻興奮地建議,"然後大家再搞一個盛大的歡送會!"

    "喂,等等……"我企圖阻止,在元一下子把我推到一邊去,拍手頓足,躍躍欲試,

    "好好!這樣的話,就到我家招待!"

    "哎呦,少來!當然是在聲勢浩大地位顯赫的安家才對!"

    "……"

    三個人完全當我不存在,爭得不亦樂乎,-_-,連征求都不征求當事人的態度,這也太霸道了吧!!!

    停!其實我想說得是,他們始終是我最好的朋友們,我始終會記著他們!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把東西迅速收拾完畢,我決定早點出門去看看學校,對那里的一切做最後一次道別。

    走進校園,校園里靜悄悄。我繞著熟悉的校園,默默數過每一幢建築,每一棵樹,每一座雕塑,每一徑小路,這是最後一次參觀了。

    "阿葵……"賢石在小路的盡頭等我。我加快腳步走過去。

    "今天,尹貞淑沒有來上學!"他嘴角上翹,眼楮亮晶晶,"自從上次從慶州回來後,她搬回尹家了。听說她連學校也轉了……和你一樣……"

    "是嗎?"听到這樣的消息,我心里不知道是喜是悲。

    賢石提高手里的袋子,"你把這個拿去……做紀念吧!"

    "哦?是京東堂的糕點麼?我好喜歡吃那里的紅豆糕呢!"

    "笨蛋!現在還想著吃!"賢石佯怒。我知道他其實很高興我能跟他開玩笑!

    "打開看看!"賢石催促我,我小心翼翼打開袋子,是把小鏟子!那把賢石給我,後來……我又還給他的那把小鏟子!還有種子!我又驚又喜地握著小鏟子,愛不釋手。

    "當我知道你要返回慶州時,我想,我會怎樣呢?"賢石低低的聲音勾回我的注意力,我看著他英俊的臉,仿佛覺得好像要發生什麼事情了,那種預感讓我渾身發燙。

    "阿葵,我也喜歡你,超越了朋友關系的喜歡……"

    "賢石……"我的腦子一瞬間燒成一團漿糊。

    "原本我是不想離開你的,我想過,如果你要走的話,我也跟你一起去慶州。"

    "賢石……這……"

    "我也想過家庭的事,父母的事,我可以憑著這突然的想法離開漢城嗎?我和你邂逅之前,什麼也看不見,因為我畢竟是個小孩子!"晨風吹過他的頭發,掀起一波一波的發浪,我的心里漲的滿滿的。

    "我現在還是,所以我要努力地在這里成長,我不會輸給你的!"我一瞬間明白了賢石想要對我說些什麼,我明白了他的心意,那一刻我們心靈相通,心意相隨!

    "對了,我把這個送給你!"賢石彎腰捧起腳邊的一盆花,"這盆向日葵拜托你來養它!"我狐疑地接過去,賢石湊近我的耳朵,我的心跳急速加劇,他的呼吸在我耳邊糾纏,

    "阿葵你知道嗎?向日葵的花語是再次重逢前的分離。"我的心髒幾乎停止跳動了。賢石捧起我的臉,輕輕落下一個吻,我飄到了五彩雲端。

    好久,好久,我從夢幻般地感覺中醒過來,賢石還捧著我的臉,認真的眼神幾乎要將我溺死,"我一定會成為一個真正的大人……那時,我一定回去找你的……"

    "嗯!"我使勁點點頭,賢石將我拉入他的懷中。幸福的感覺還能用什麼言語表達,我不知道,我只期待這一刻永遠不要停止……

    當這兩個"傻瓜"情意綿綿的時候,旁邊密密麻麻的草叢中傳來兩個大煞風景的聲音,"這一對純情的男女終于摟到一起了!!!"

    "李在元,你給我滾到一邊去,瞧你流了滿嘴的哈喇子!"

    "哎呀,英秀,你往旁邊靠靠,讓我用數碼相機再拍幾張,好拿給美秀看嘛!"

    "相機拿來,我來拍,對你我從來都不能信任!"一陣搶奪聲,拍打聲,低低壓抑地哀號聲從草叢里傳出來,嘻嘻,千萬不要演變成全武行就行了!

    尾聲

    一年半後。

    一日夏日接近傍晚的時候,我倚在曾經和賢石一起度過一晚的松樹下,展開賢石的來信。

    "阿葵︰

    你好嗎?你依舊是被一大幫朋友包圍著吧?!每天,我也過著忙碌的生活。英秀很努力地做她的綠化委員的會長。現在會員的人數已經增加到70人,多虧你的功勞,現在校園里已經變成綠油油一片。

    說起英秀,她最近好像和在元的感情好起來了。我覺得是很合襯的一對。

    對了,美秀有件好事要告訴你。畢業後,那個不知所謂的樸東昌竟然跑到美秀家對她的父親說,-請您把美秀交給我負責吧!-真是太好了,感覺很戲劇化呀!

    我從哥哥那里听說,尹貞淑現在在法國留學。她偶然會e-mail聯系哥哥,據說,現在生活的很充實。,大家都很忙碌!

    "現在,輪到我了。我畢業後已經考取了慶州大學。我遞出這封信的時候,就是我出發的時候,阿葵,從此之後,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兩個人一起努力,就像你說的一樣,讓我們的花朵盛放!"

    我站起身來,伸了個伸腰。夕陽已經接近西山,遠處走來一個身影,我眯起眼楮,等看清楚那個身影之後,我悄悄地笑了,是的,賢石,我相信你,當你成為一個大人的時候,你一定會來找我的,今天,就是你實現諾言的時候了……記住Q豬文學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閱讀!

返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