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加入,言情小說QQ群︰248536359(1群)、251275416(2群)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號︰
分享到︰

小竅門︰按左右鍵<- ->快速翻到上下章節回車返回目錄

037 瘋狂的放縱

    殷寒的話並沒有引起季甦菲的波瀾,她只是淡淡的看著殷寒,十分理智的回答︰“我不會愚蠢的連替代品都分不清楚。”

    殷寒金色的瞳孔閃過一抹幽光,輕笑︰“的確,你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蕭楠深深的看了季甦菲一眼,所有人便是各就各位,季甦菲沒有換防護衣,直接就穿著身上那套簡單的休閑裝騎在霸氣狂野的摩托車上,帥氣的豹頭哈雷摩托車引起了不少人的驚嘆,所謂香車美女,大約就是現在這畫面了。

    季甦菲戴著防風眼鏡,雙手抓著車龍頭啟動引擎,發出轟轟的聲音,韓威廉也架著他的愛車來到了季甦菲的身邊,他帶著偷窺,挑釁的看了一眼季甦菲。

    “Ready!1、2、GO!”一個穿著熱褲裹胸的性感女人手中揮下一只棋子,所有的車子便是呼嘯著飛出去了,眾人驚嘆的看著季甦菲飛揚著一頭桀驁的長發,在黑夜中奔馳著,即便是在S彎道上,也沒有要剎車的意思,整個摩托車側臥而下,幾乎貼上了地面,摩擦過地面發出火花。

    蕭楠隨即追上去了,韓威廉和蕭楠並列,絲毫不肯放松,他不想輸,這一輸,可就是輸掉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雖然他不懂,季甦菲為什麼非要自己不可,她長得不錯、條件也不差,身邊的男人……必須承認,一眼看過去就讓人想到完美兩個字,他就是不懂,為什麼這樣的她還要糾纏著自己不放。

    蕭楠看著季甦菲的背影,他從不知道她這般的桀驁狂野,他的眼中,她一直都是安靜淡漠的,即便是在面對那些人打打殺殺的時候,也一樣的淡漠面對,總讓人覺得那就是一個沒有生氣的漂亮人偶。

    此時此刻,季甦菲的狂放的,她英姿颯爽,整個人都散發出說不出的魅惑。

    殷寒就是殷寒,他永遠都懂得季甦菲真正需要的是什麼,或許別人看來,季甦菲太過冷靜理智、太過強大,根本不需要人來保護,但其實她內心是孤獨壓抑的,和自己一樣,那些清冷淡漠的外表不過是面具,任何人都需要發泄,所以今晚他就是帶季甦菲來發泄,換一種生活方式,注入年輕的血液。

    季甦菲只覺得全身血液都沸騰起來,她不是沒開過摩托車,之前她夜里偷偷去江寧市拿下那批地下軍火的時候,就是開得摩托車,但是這樣的競賽,還是第一次。

    車手中有人不甘心被一個女生這樣甩出去,便是咬著牙追上來,手中出現了一只鐵棍,這樣的黑市車賽從來就沒有什麼規則可言,成王敗寇才是硬道理。

    韓威廉和蕭楠都看到後面追上來對人手中拿著利器,分明就是沖著季甦菲去的,蕭楠眼神一凜,想要攔過去將這些人撞掉,然而韓威廉先一步發現了他的意圖,立刻就逼向蕭楠,將蕭楠逼到邊緣死角,給了後面那些人追上季甦菲的空間。

    “該死!”蕭楠被韓威廉撞了一下,差點就甩出去,幸好他穩住了龍頭,韓威廉得意的瞥了他一眼,又看著前方,只要解決掉季甦菲,他願意給那些人兩百萬,何況這些人也不是傻子,譚光耀是如何都不希望看到季甦菲贏的。

    季甦菲從反光鏡里看到後面的人手持鐵棍追上來了,眼底掠過一抹寒光,嘴角揚起鬼魅的弧度,速度放慢,後面的人很快追上來,揮起手中的鐵棍就要打季甦菲的時候,季甦菲突然捏住剎車,整個車子都豎立起來,獨輪形式,帥氣的一塌糊涂。

    對方見季甦菲避開了攻擊,不甘心的想要繼續攻擊,然而這一次,還沒有來得及動手,季甦菲突然一轉方向,摩托車前輪直接壓在他們的車上,整個車子一瞬間的不穩定,再加上慌亂,便是甩出去了,平躺在地上滑了很遠。

    季甦菲架著摩托車整個跳躍起來,所有人就眼睜睜的看著之前那個準備攻擊季甦菲的車手連帶摩托車摔出去了,而季甦菲在落地後完全沒有要放過對方的意思,再次一個撞擊,將原本已經喪失比賽能力的人撞飛出去,落入了蜿蜒山道的下一層。

    蕭楠和韓威廉親眼目睹這一幕的時候,都不由得驚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下面那個人死了,那麼季甦菲可就是殺人凶手了。

    有了殺雞儆猴的第一個人,接下來的人都規規矩矩的比賽,沒有人敢再上去挑釁季甦菲了,譚光耀眯起眼眸,下屬來報,那個被季甦菲撞下去的人已經送往醫院急救了,全身粉碎性骨折,這輩子算是完了。

    譚光耀手指顫抖了一下,他也是殺人無數的,準確的說是,砍人無數,但是面對季甦菲這般肆無忌憚的殺人,他還是有些畏懼了,這個少女不知道什麼是後果嗎?或者她根本不計後果?

    接近終點的時候,季甦菲有一種解脫的釋放,雙手離開了龍頭,沖過了終點線,也贏得了路邊觀眾的歡呼聲。

    季甦菲帥氣的停下車後,理了理長發,韓威廉和蕭楠也隨之過了終點,蕭楠看著神采飛揚的季甦菲,眼神有些復雜,他終究是對她一無所知,她也從未承諾過自己什麼,說到底,原來都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難怪左聖哲會對自己說那些話。

    韓威廉摘下偷窺,頭發都被汗水浸濕了,臉色蒼白的嚇人,他可是記得這場車賽的賭注,季甦菲應了,自己就是她的了,雖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麼。

    季甦菲胯下摩托車,看著韓威廉有些蒼白又因為冷風吹得有些發紫的臉,平靜的敘述了一個事實︰“看來是我贏了!”

    “兩百萬,我給你雙倍的錢!”韓威廉顯然是不甘心的。

    “你覺得我缺錢?”季甦菲的聲音里听不出一絲的欺負,蕭楠也摘下頭盔看著季甦菲,他對季甦菲的表現越發的震驚和疑惑了,她本身就是一個謎團,到現在為止,自己除了知道那些從網上看到的消息,其它的對她就是一無所知。

    仔細想想也是,她脫離了季家,何家家破人亡,她能如此肆意的活到今天,還進了青春學園這樣一所學校,絕對有著不尋常的經歷和故事。

    譚光耀的煙斗斷裂了,可見他心底此時的波濤洶涌,沉了沉聲,譚耀光要從他寬敞的車子里走出來,“小姑娘,還未請教大名。”

    “季甦菲!”

    “季甦菲?嗯……”譚光耀也不是那種小人,可現在是非常時期,不得不刁難一下季甦菲,“甦菲小姐,剛才你可是撞傷了我們火龍幫的一個分堂的副堂主,全身粉碎性骨折,這輩子是完了,甦菲小姐不覺得應該先對這件事做個解釋嗎?”

    “全身粉碎性骨折,既然這輩子完了,就讓他去死吧!”季甦菲淡漠的聲音仿佛在說,這菜餿了,就倒了吧。

    “你這丫頭倒是心狠!”譚光耀顯然是沒想到季甦菲會說這般沒有人性的話。

    “甦菲!”殷寒走過來開口了,修長的手指親昵的擦過她的秀發,看都沒有看譚光耀一眼,只是漫不經心道︰“我們的確是該對傷者作出賠償,就讓我們負責養著他一輩子吧!”

    殷寒這話在人群中引起了不小的騷動,一個男人說要對另一個男人負責一輩子,不管從哪個角度听都覺得很詭異。

    季甦菲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韓威廉的身上,“譚光耀,我的彩頭我是不是可以帶走了?”

    譚光耀咬牙切齒,看著韓威廉,最終還是拉不下面子,畢竟自己是答應了的,大丈夫一言九鼎,雖然很對不起韓威廉,但是他更丟不起這個臉。

    “可以,不過……甦菲小姐,我可以問一下,你要我這佷子做什麼?雖然你可以帶走他,但是我也丑話說在前頭,我不希望他有半點兒損傷。”

    季甦菲的眼底看不出一絲的波瀾,只是看著韓威廉,“我要他,是因為我喜歡他這張臉,至于傷害……上床算不算損傷?”

    有那麼一瞬間所有人都錯愕了,包括譚光耀,擦,要不要說的這麼直白?其實你就暗示一下,大家是成年人,能明白,你說的這麼直白,完全喪失美感了。

    再看季甦菲身邊的殷寒,他的嘴角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完全沒有生氣的意思,這……難道是個小白臉?

    蕭楠自然不會這麼想,殷寒的出現很神秘,季甦菲和殷寒兩個人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甚至那般高調的秀恩愛,現在季甦菲公然的要一個男人,殷寒卻不反對,到底是什麼意思?

    蕭楠是越想越頭疼。

    韓威廉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硬著頭皮說道︰“總要讓我先回去和我爸爸打招呼。”

    “好。”季甦菲覺得自己也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再者今晚太過匆忙,她只是要韓威廉這個人,先禮後兵,若韓威廉耍花招,她自然還有別的手段。

    韓威廉咬了咬牙,他就不信,只要他回去了,她還能奈何自己,不管黑道多牛逼,這可是法治社會,何況火龍幫也不是好惹的,韓朝更不是吃素的。

    已經是午夜十二點,車賽結束了,看戲的人也都各自散去,原本人聲鼎沸的山路入口此時也變得安靜下來。

    殷寒和季甦菲並沒有離開,而是相依著坐在公路的欄桿上仰望星空,不得不說,在山上看星空的感覺還是很浪漫的,若是再城市里,即便是再告的樓層,這星空也會被那璀璨的燈光給淹沒了。

    寒風吹過,已然入冬了,殷寒看了一眼季甦菲,突然拉起她的手,“看完了嗎?”

    “什麼?”季甦菲有些跟不上殷寒的節奏。

    “剛才賽車的感覺如何?”

    季甦菲想了想,“暢快淋灕!”

    “想不想更刺激一些?”殷寒寵溺的點了一下季甦菲的鼻子,低頭鼻尖踫了踫季甦菲的臉頰,好像一只討巧的貓咪。

    季甦菲只是看著殷寒,微微眯起眼楮,有些依賴性的循著他的指尖伸了伸脖子,殷寒金色的瞳孔中閃過一道精光,拉著季甦菲的手上了自己的車,“從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要打破你這種淡漠,我想我才是可以給你幸福的那個人、”

    “你倒是很自信!”季甦菲淺笑,“可惜那時候,你還是拒絕了我。”

    “當我是欲擒故縱吧!”殷寒笑了笑,藍寶石耳釘閃爍著璀璨的光芒,一踩油門,便是帶著季甦菲開始了黑夜的飆車。

    速度與激情大致就是這樣的,剛才自己賽車的時候沒有感覺到,現在坐在殷寒的車上,感受著殷寒的飄移,季甦菲全身血液再一次的沸騰起來,這種心髒脫離軀殼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擺脫了所有的包袱。

    殷寒打開敞篷,季甦菲忍不住的站起身,迎著寒風張開雙臂,享受著這種血液的沸騰感覺,好像整個人都沒有平日里那般沉重了,大約是真的是太累了。

    “當心了,小心被甩出去!”殷寒在S彎道上做出一個連續飄移,季甦菲只覺得心髒被甩出去了,比左過山車還要刺激,那種視覺沖擊,仿佛隨時會撞破欄桿沖到谷底去。

    這一晚,殷寒帶著季甦菲經歷了重生以後的第一次的瘋狂和放縱,此時,殷寒手中托著一只高腳杯送到季甦菲的唇邊,甘醇的紅酒散發出誘人的香味,“乖,喝了它,就可以什麼煩惱都忘了!”記住Q豬文學站永久地址︰http://www.qzread.com/,方便下次閱讀!

返回目錄